小优视频app为爱而生

    談《扇舞丹青》舞蹈作品的空間運用

  • 作者:王蓓蓓  来源:扬州艺校  日期:2007/5/28 10:54:27
  •   “空間”是我們生活的氛圍,是生命中存在的基礎,這些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回避不了的,那麽舞蹈作品也不例外。一個好的舞蹈作品來源于生活,同時它也要象生活一樣營造一種意境和氛圍,既然要想營造一種氛圍和舞創者做要表達的立意,那麽,我們腦海裏就要想到怎樣去找與生活不一樣的並高于生活的表現手段,當我第一次看到《扇舞丹青》這個作品時,給我的與其它舞蹈作品不一樣的感覺是創作者運用了一個巧妙的手段,那就是“空間”的運用。從我自身的角度去談,這是一個亮點,爲什麽說這個作品的空間運用比較好呢?我們大家都知道一幅畫象征著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曆史文化,從這一點可以說明它是一個時間的藝術,而且是一個縱向的結構形式和手段,更是一種空間交融的結果;第二點我認爲一幅畫,是有空間所在的,在每一個畫家畫畫時不是全部鋪滿紙張的,而是留有一定的空白之處,所以在創作者設計動作時,無疑的就給動作語言留有了空間之處,虛中有實,實中帶虛,流暢而不松懈,從局部說這個作品的“空間”藝術的特殊性更是華麗的地方——《扇舞丹青》巧妙地運用了動作語言空間藝術手段,空間圍繞著舞者,舞者存在于動作語言中,這就是一種新的空間樣式。
      《扇舞丹青》與其它舞蹈作品的最大區別在相同的空間裏有著自己獨特的視角和魅力,動作、語言、空間三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語言爲動作服務,空間作用于語言之中,利用空間這個獨特的樣式和手段來爲語言和動作增添色彩,編者拿著民間舞的道具來表現古典舞的空間樣式,這本身就是一種新的語言所在,用這種特殊的手段把舞蹈語言和美術藝術聯系起來,是個獨特的視角。
    其一,爲觀衆架起空間的橋梁。
      作品開始的第一個動作,演員背朝觀衆手拿扇子起動時運用了中國舞蹈特要的動作——“圓”,這個圓是一種帶有空間的圓,用這種動作語言來體現中國舞的美。看到了作品,猶如看到了書生拿著筆在繪畫的感覺,很顯然就給觀衆帶入了一種幻影幻詩的意境,這種幻影幻詩就是一個空間的交錯,同時給觀衆和這個作品架起了一個空間的橋梁,讓觀衆立刻明白這個作品在表現一個正在畫畫中的書生,每一個圓,每一筆畫,每個節目都帶有時間藝術,從古畫到今,從虛幻的意境中畫到現實的舞台上,每個小的交錯都有産生了意外的陌生的空間效果。
    其二,空間氛圍的吻合。
      《扇舞丹青》的開始是靜靜的,創作者沒有設計一套很強烈的動作語言,而是用一種很清晰、很淡雅的氛圍開始的,這就恰恰與書畫藝術空間相吻合。每個畫家在畫畫開始時都由小的空間向大面積延伸,也就是由點向面畫,而作品開始時也是由小的動作向大面積動作一點點延伸,這很顯然《扇舞丹青》的動作空間運用比較得當,完全與作品立意和書畫藝術相一致。
    其三,動作的空間張力。
      這個作品的動作都是有大小、長短不一的動作空間,有些動作做的小一些,也就是從內在而發,那麽所占有的空間就小些,畫家在畫畫時並不是一筆就成,而是在某個地方進行點綴,這時就産生了頓點,化解到舞蹈動作時可能占有空間會小些,這不代表沒有動作的張力,當許多動作有放射性的感覺時,這幅畫已經比較流暢,讓人有一種行雲流水的感覺了。
      由于《扇舞丹青》作品的空間運用爲整個作品增加了審美效果,使得作品結構的本體空間、內涵更爲豐富,把肢體語言和繪畫藝術達到了某種空間藝術的共時性,尤其是動作占有空間時這種特殊的表現手段很值得我去想象、研究。所以我認爲從空間的角度來思考舞蹈分析、分析舞蹈是一個好的方法,這種方法也許能讓我更快、更直觀地觸及舞蹈藝術的靈魂和書畫藝術特有的魅力。

  • 上一篇:談音樂劇《大河之舞》中的舞蹈煽情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文章
揚州文化藝術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