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优视频app为爱而生

    談音樂劇《大河之舞》中的舞蹈煽情

  • 作者:董晶  来源:  日期:2007/5/28 11:04:50
  •   音樂劇《大河之舞》是運用了愛爾蘭鄉村民間舞作爲本舞蹈的主要元素,這恰恰反映給觀衆的是愛爾蘭人民是一個情感豐富、濃郁、熱情、奔放的國家,舞蹈中傳達出國際大家庭中兄弟姐妹般的高尚情誼及率真、樸素的情感,這樣表現鄉村民間舞題材的音樂劇,是愛爾蘭風俗舞蹈的特殊體現,也爲民俗風情舞蹈起了不斷煽動情感的作用,這樣民間舞從立意上看來很一般,但音樂借助了愛爾蘭當地的最精華的音樂基調,首先在地方特色上占有了鮮明的個性,這種特殊個性形成了一條長長的風俗舞蹈,組成了煽情的走廊,在具有數千年的愛爾蘭傳統文化伴隨著當地的風俗,而這些風俗都潛藏著豐富的舞蹈元素,把人物和情節潛含在地方風情舞蹈中是《大河之舞》中舞蹈的最大特色,爲什麽用煽情兩個字來形容這個劇目呢?從《大河之舞》中舞蹈內涵來談,從形式上或內容上透露著“煽情”在來看呈現在舞台上的動作語言和調度,無疑向觀衆介紹著情感。
    1.運用了特殊的“形式”比較煽情。
      《大河之舞》中舞蹈運用了許多特殊的形式來爲整個音樂劇增添色彩,它不同于其它作品,有些作品拿音樂作爲“煽情”的主線,把舞蹈本體作爲煽情的工具,但《大河之舞》恰恰相反,創作者把音樂作爲背景音樂,把踢踏舞的舞蹈元素作爲主要表現對象,這種形式就比較特殊,我們知道腳下的動作本身就是表現情感的一種方式,不光是身體中才能再現情感,時常腳下動作更爲重要。《大河之舞》舞蹈中的節奏是打出來的,無論音樂有也好,沒有也罷,呈現在觀衆面前是同樣的節奏效果,這種異樣的形式加上幾十雙鐵掌鞋在地板上打出節奏鮮明而有力的聲響,怎能不讓觀衆情不自禁地呐喊呢?所以我說《大河之舞》運用了特殊的“煽情”形式讓觀衆爲之喝彩。
    2.以愛爾蘭民間舞作爲素材,起了不斷“煽動”的作用。
       以愛爾蘭民間舞作爲“素材”是“煽情”這個詞在本作品中的依據,因爲我所理解的“煽情”不是單單指悲劇、愛情劇以及情感色彩比較低調而且帶有淡淡的傷感的作品,恰恰“激情”和“熱烈”的表現手段也同樣能夠“煽情”,《大河之舞》就是其中一個。因爲愛爾蘭鄉村民間舞本身帶有“自娛性”,在沒有精致編排,沒有走向舞台之前踢踏舞愛爾蘭人都會跳,在娛樂和節日時每個人都在熱情的跳踢踏舞。所以我說他有一種自娛性。它的“煽情”來自于《大河之舞》的源頭,也就是愛爾蘭民間舞的素材,這樣一個來自源頭的素材無疑給全劇增添“可看性”,因爲這樣反映民俗鄉村風情的民間舞蹈非常吸引觀衆,使觀衆和作品的情感達到一種共鳴,所以,愛爾蘭民間舞作爲《大河之舞》的素材爲整個劇目起了不斷“煽情”的作用。
    3.舞蹈的動作語言“煽情”。
      我們知道無論是音樂劇還是舞蹈作品,動作語言是不可忽視的環節,“大河之舞”中的舞蹈語言巧妙的運用,使它不同于任何一個愛爾蘭民舞在《大河之舞》中一個舞段中舞創者運用了一個巧妙的舞蹈語言,那就是“舞蹈對話”。有人會說用腳下的步伐怎樣對話?正因爲“大河之舞”運用了踢踏進行對話使得本段尤爲精彩。在對話中一個演員舞步充滿了複雜變化,另一個演員進度則漸長漸慢,這在節奏處理上就是一種對比,倆人對跳,似乎在做一種較量,勝負難分。這樣舞蹈語言的較量給觀衆帶入情節裏,使得動作語言豐富飽滿,這場戲就達到了一個高潮,同時給觀衆很直觀的帶動觀衆情感的效果。
    4.舞蹈中運用調度“煽情”。
      “調度”是舞蹈中表達情感的一個媒介,是給觀衆煽動情感的一種紐帶。《大河之舞》中大量運用了直線和用直線組成各種形狀的調度,每個觀衆提到《大河之舞》,首先腦海裏閃出的是面向觀衆一個直排跳踢踏舞的樣子,也許這一個直排就是《大河之舞》中的一個亮點,因爲一個直線的東西會讓人有一種直觀的感覺,很熱情,很奔放。而且給這個劇目注入了一股很性感的魅力,不但給觀衆帶來情感上的沖擊,更能使演員煥發新的精神和活力,創作者用這樣一種調度語言來告訴觀衆我們的內心,現在達到了一種興奮點,這時我感染了我自己,同時也感染了你們。在《大河之舞》快結尾時再次用了這個直排,觀衆已經達到了一種瘋狂的狀態,這種從“內”感化到“外”的情感,真正達到了一種以調度煽動情感的作用。
      音樂劇《大河之舞》它打破了綜合藝術的界限,它是一種活著的藝術,這種有生命的東西值得我們去研究、思考,思考怎樣能使我國的藝術走向世界,和世界人民一起分享我國的民族文化,讓世界人民沒有界限的去看中國的舞蹈,“情感”是世界人民共有的,我們是否想象一下中國的舞蹈也能挖掘一下“情感”空間,用情去感染觀衆,以情感作紐帶呢?

     

  • 上一篇:二月春風似剪刀
    下一篇:談《扇舞丹青》舞蹈作品的空間運用
  • 相關文章
揚州文化藝術學校